糖浇

有置顶

梅剑好吃,无论哪对梅剑都好吃(这个人又开始了

亚瑟王不懂人心是老虚写的最错的一句话。亚瑟王在濒临灭亡的不列颠是最懂人心的人,但无论是阿呆还是旧剑都被捧的太高了,他们身上被压着的期望也太过沉重。拔出石中剑就已经决定了他们的人生轨迹,复兴不列颠几十年或是当一个被万人反抗的王。
阿呆和旧剑在那一刻都选择了同一条路。

Knight of Sky Silver.

感谢隐藏文章救我狗命,几年前的文差点被扒出来公开处刑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至现在,继续跨越时间的洪流,就算最后飞为微不足道的光粒,我想说,我是你永恒的信徒。

LOFTER小秘书送祝福:祝周泽楷叶修七夕快乐

LOFTER小秘书:

在七夕这个特别的日子里,祝周泽楷和叶修幸福快乐,昼夜不离,周叶不离。


                                                          From  一名不想要透露姓名的lo主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第一章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

引用: 

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
 

下划线: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

删除线: 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

圆点标题:


  • 输入第一个小标题

  • 输入第二个小标题

  • 输入第n个小标题




数字标题:


  1. 输入第一个小标题

  2. 输入第二个小标题

  3. 输入第n个小标题




插入链接: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

大段大段的空行: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叛逆。


/我流旧莫剑

/大纲文

/不打cp的tag了,丢人。是一篇私设满地走的垃圾文,会有后续。

1.

莫德雷德说:“我要叛逆。”

亚瑟似是有点惊讶。但是这丝有些格格不入的面部表情很快就被掩了过去,他蹲下身子,揉了揉莫德雷德的头。

天气有些昏暗——毕竟已经是冬季了。黑压压的一片云挡住了阳光。莫德雷德被笼罩在亚瑟的影子里,他有些看不清亚瑟的表情。

他很固执:“如果我有一天——我是做个假设,我真的叛逆了呢?”

亚瑟的脸上很快浮出一丝笑意。

他逗了一把莫德雷德:“你还小啊。”

莫德雷德有些不服气,他重新拣起了那把比他身形大出几倍的钢剑。

亚瑟想,他想把这把剑挥起来。

但是钢剑在他尚还年幼的时候显然是过于的重了,他抬不起手臂。

亚瑟又重复了一遍:“你还小。”

云聚起了些,似是特地要败坏一下在亚瑟看来是很休闲的时光,雨珠噼里啪啦地落下来。亚瑟抱起莫德雷德,把他按在自己的怀里,匆忙地跑走了。

莫德雷德露在外面的棉袍子有些湿了,有些不赏心悦目地垂下暗沉沉的一块。他呲着牙,泄愤似的推了推亚瑟——亚瑟的轻盔撞着他的额头了。

2.

那天的雨败坏了莫德雷德的兴致,他三天都没怎么理亚瑟。

晚上他熄了蜡烛睡了,亚瑟悄悄推门进来,点了支快要烧完的蜡烛放在莫德雷德床脚处的桌子上。

莫德雷德的额角有些红肿,想来在那天确实是被他撞痛了。

烛光一明一暗的,无谓的光影打在亚瑟和莫德雷德身上。

莫德雷德睡觉一直喜欢踡起来,今夜也是这样。盖在他身上的被子有些过于厚重了,稍稍遮住了他的小半边脸。他的五官已经略具初形,嘴角旁的脸颊稍稍磨出了一小块让人不易察觉的棱角。

有些过于早熟了。亚瑟想。

但是这样就挺好。

他悄悄地退了出去,带走了那只只剩短短一小截的蜡烛。

3.

莫德雷德有些惊悚。

一直让他很敬爱——不,应该是没有“敬”这个字的——骑士王,在夜深人静之时进了他的房间。

他那时并没有睡着。临睡之前,他向一个同他较熟的厨房女侍拿了一盘蛋糕。那蛋糕的甜味太浓了,莫德雷德有些难以置信,但还是耐着性子就着一杯白水吃完了。

女侍清理了他吃蛋糕的那片桌面,道,您和国王真是大有不同。

莫德雷德懒洋洋地掀起一块眼皮:“什么?”

女侍摆了摆手,端着白水杯子和蛋糕盘退入了黑暗。

外面似乎又下起了雨,溅起来的水花应该是击打在了皇宫某处的外壁上,发出了令人不愉快的刺耳声。

莫德雷德站起身,把椅子摆好,漫不经心地想,雨下的还挺大。

假置顶

想看我滴沙雕文就走 @ToTo

84我小号。